上虞第一城市門戶歡迎您!   手機上虞廣播網

您當前的位置 :上虞廣播網 > 上虞資訊頻道 > 上虞新聞 >

內塔尼亞胡時代或將終結,以色列何去何從? 喬奎因·古茲曼

來源:上虞門戶網  2019-09-22 10:47
 叢培影中國青年政治學院“一帶一路”與青年研究所秘書長,以色列海法大學亞洲研究系博士后

  日前,以色列第二輪議會選舉初步結果揭曉,甘茨領導的中間力量藍白黨略微領先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右翼利庫德集團。由于兩大政治力量都未能獲得議會半數以上席位,且雙方都很難單獨完成組閣,以色列可能再次面臨組閣難題。

  現任總理內塔尼亞胡已向藍白黨領導人甘茨和以色列家園黨主席利伯曼發出呼吁,組建一個大的聯合政府。但甘茨以內塔尼亞胡涉嫌腐敗為由,拒絕與利庫德聯合組閣。

  內塔尼亞胡何以成為政壇常青樹

  以色列實行的是議會制,總統雖然是國家元首卻“統而不治”,總理掌握實權,領導內閣制定國家大政方針政策。從2009年開始,內塔尼亞胡已經連續10年擔任以色列總理一職。這在多黨議會制的政治框架下并不多見,無怪乎外界將內塔尼亞胡稱為以色列的政壇常青樹。可以說,內塔尼亞胡能夠領導利庫德集團長期執政,與其個人能力存在密切關聯性。

  首先,內塔尼亞胡有極強的政治整合能力。在多黨制體制下,很難出現一黨在議會獲得過半議席,單獨完成組閣的情況。現實政治要求大黨領導人必須聯合其他小黨組建聯合政府。內塔尼亞胡在政壇打拼多年,積累了豐富的人脈和從政經驗,能較好地彌合不同政黨之間的政見分歧,總能在選舉之后快速組建右翼聯合政府,這是其他政黨領導人難以企及的。

  其次,內塔尼亞胡推行強勢政策讓選民產生安全感。內塔尼亞胡當政10年,其內外政策具有很強的延續性。具體可以歸結為以下幾方面:一是強調安全第一;二是反對巴勒斯坦建國,在巴勒斯坦問題上實施強硬政策;三是擴建定居點,并承擔安全責任;四是經濟上推行自由化改革;五是外交上與美國保持密切合作,堅決反對伊朗。總體上講,這些政策的核心還是以安全為中心,這符合了大多數以色列民眾的現實需求。

  第三,內塔尼亞胡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私人關系良好。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后,美以兩國領導人的相互示好、密切合作成為一種常態。毫不夸張地講,放眼全球,真正能夠搞定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國家領導人只有內塔尼亞胡。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退出伊朗核協議、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等一系列的重大聲明和決策,一定程度上都受到內塔尼亞胡的影響,也都是給內塔尼亞胡站臺打氣的實際舉措。內塔尼亞胡本人也將他與特朗普的個人關系作為競選的“賣點”。

  政治強人難以避免退出歷史舞臺

  今年4月,以色列已經進行了一次議會選舉,選舉結果是右翼陣營獲得65席,中左翼陣營獲得55席。然而,內塔尼亞胡卻無法彌合右翼陣營內部的巨大分歧。分歧主要來自前國防部長、以色列家園黨主席利伯曼和幾個宗教黨之間的不同政見。

  利伯曼要求組建的政府必須提出極端正統派猶太教徒服兵役的議案,此舉遭到宗教黨的反對。為了避免將組閣權拱手讓給甘茨,內塔尼亞胡提請總統重新舉行大選。

  事實上,右翼陣營內部的政見分歧反映的是以色列社會世俗力量和宗教力量的巨大分歧。世俗力量對宗教政黨進入右翼政府把控重要職位推行“宗教優先”政策感到十分不滿,認為這些政策已嚴重干擾了其日常生活。

  內塔尼亞胡對巴勒斯坦的強硬政策也受到一定非議。很多以色列人認為政府的強硬政策雖然給人信心,卻沒有真正改變以色列國內的安全形勢,哈馬斯等巴勒斯坦武裝力量依然使以色列人的生命和財產受到威脅。

  真正壓倒內塔尼亞胡的還是他本人受到的腐敗指控。目前,內塔尼亞胡面臨三起涉嫌貪腐的指控,雖然他全部予以否認,卻成為反對黨攻擊他的“靶子”。由于內塔尼亞胡推行的自由化經濟政策,不同社會階層的貧富差距嚴重拉大,加之物價水平始終維持高位,以色列民眾對腐敗和特權幾乎是“零容忍”。內塔尼亞胡的貪腐問題加之其獨斷專行的行事風格,使外界對其不滿程度在不斷增加。在多重壓力之下,政治強人內塔尼亞胡很可能被迫退出歷史舞臺。

  “后內塔尼亞胡時代”內外政策變化不大

  目前,以色列的組閣難題在短時間內還很難取得突破,左右翼政府幾乎都難以出現。由于家園黨和宗教黨的分歧無法彌合,內塔尼亞胡成功組建右翼政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中左翼陣營因未能獲得半數席位,甘茨也無法組建中左翼政府。因此,藍白黨和利庫德集團組建大聯合政府似乎成為唯一選擇。

  由于甘茨明確表示不接受內塔尼亞胡擔任總理,最大的可能是利庫德集團放棄內塔尼亞胡的領導與甘茨組建聯合政府。內塔尼亞胡本人不能繼續擔任總理,將意味著“內塔尼亞胡時代”的終結。

  “后內塔尼亞胡時代”以色列內外政策的變化都不會太大。大聯合政府組建后,宗教力量很可能被排除在外,以色列國內的世俗化進程會加速。新政府在處理與巴勒斯坦關系時,也會由強硬轉向趨于緩和,這實際上是對選舉結果的反思。

  備受關注的美以關系幾乎不會發生較大變化。無論誰成為新總理,以色列都會繼續保持與美國的密切合作與緊密團結。特朗普此前表示,他將與任何贏得以色列大選的人合作,不論下一屆以色列政府如何,美國的態度都不會改變。

  由此也可以推斷,一旦以色列新政府組建完成后,美國將迅速公布關于巴以問題“世紀交易”的一攬子方案。此外,對抗伊朗是以色列國內少有的共識,未來美以合作對抗伊朗的政策也不會發生改變。總體而言,內塔尼亞胡當政十年來對以色列國內政治氣氛的營造使新政府很難在短時間內對政策作出大的調整與改變。

Copyright 2012-2013 上虞第一城市門戶網站 版權所有

鄭重聲明: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江苏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