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虞第一城市門戶歡迎您!   手機上虞廣播網

靠退休工資住得起的養老院人類臨死前一秒鐘十種奇妙感受

來源:上虞門戶網  2019-09-26 10:35

“如果不給孩子添負擔、只靠自己這點兒退休工資,能不能找個合適的養老院?”這幾天,年過七旬的王大爺開始為自己和老伴兒未來的養老院生活做計劃。每年一入冬,王大爺就喘,都是老伴兒照顧他;幾個月前老伴兒摔了一跤,腿腳也不像以前利索了。“兒子照顧兩個孩子上學,壓力已經很大,住養老院的錢我們就想靠兩人的退休工資。”他說。

盡量靠退休工資養老、不給孩子添負擔,有這樣樸素愿望的老年人越來越多。今年北京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平均水平是每月4157元,基本上每位老人月均手上能有幾千元閑錢。按照這個收入,老年人能不能找到合適的養老院?

現狀

家門口的養老驛站補中端缺口

“小老鼠,上燈臺,偷油吃,下不來……”午餐前,3位頭發花白的老人一邊說一邊做“節奏游戲”,歲數最大的一位89歲老人雖然口齒有些不清,但是一下子背出了十來句。旁邊的“老伙伴”聽見了,馬上鼓掌叫好。

這是勁松七區的龍振養老驛站。面積不大,但容納了60多張床位,老人平均年齡83歲。居住在這里的老人都是生活難以自理的,甚至很多都是失智老人。當天中午吃餃子,不少老人都得由護工一口一口喂;坐在椅子上怕摔了,腰上還得綁上帶子。

養老驛站面積不大,建筑面積只有1000多平方米。設施上雖然比不了高檔養老院內的奢華配置,但吸引老年人的是更實惠的價格。記者了解到,勁松七區養老驛站包含床位、餐食、護理服務的費用是4000元到8000元,明顯低于市場上的高端養老院。

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北京機構養老市場上,價格定在每人兩三千元的養老院劃為低檔,8000元/人以下的劃為中檔,萬元以上的屬于高檔。“2013年以前,北京價格便宜的中低檔養老院較多,但之后隨著資本進入養老市場,大批養老院都進入高檔價位。”一位在北京從事養老院行業十多年的負責人透露。

北京市制定了“9064”的多層次養老服務體系,即90%居家養老、6%社區養老、4%機構養老。這幾年,本市相關部門大力扶持建設養老驛站,在很多老年人口集中的社區,都有大大小小的驛站。以龍振為例,在北京太陽宮、勁松等地布局了20多家養老驛站和日間照料中心。這些養老驛站小到一頓老年餐、大到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料,都能滿足,很大程度上彌補了中檔養老院的缺口。

前幾天,龍振養老驛站里迎來了新成員。一對老夫婦從河北燕郊的一家養老院搬到了這里。“河北還是有點遠,子女們去一趟得花三四個小時。”這也是很多老人選擇住在養老驛站的原因。

勁松七區這家養老驛站里的老人大多過去就住在勁松。“家門口”的養老驛站可以給老人提供更熟悉的環境,子女也能抽空來找老人聚聚。

算賬

中端養老院為何難賺錢

養老機構市場被形象地描述為“沙漏形”:高端民營養老院選擇范圍大,服務好、設施完善但價格貴;保障型養老機構也較多,價格便宜但服務水平較低;而卡在中間的中檔養老院卻數量較少。在采訪過程中,多位養老機構負責人表示,中檔養老院不賺錢,要面臨很高的成本,往往入不敷出。

★人工成本高

“人工成本格外關鍵,是運營成本里的大頭。”從業多年的中海錦年北京項目院長李想解釋,養老院需要雇大量護工等工作人員,一個員工到手4000多元的工資背后是養老院要承擔五險一金、管吃管住,每個員工的成本差不多七八千元。

★服務人員少

“優秀的人才不愿進入這個領域。”另一家知名養老院負責人告訴記者,一線護理人員以中年女性為主,常常是迫于生活壓力不得已的選擇;護理專業的學生,大多出于學歷考慮而不太愿意真正進入養老院工作。與月嫂、保姆、醫院護工相比,養老服務的責任大、風險高、薪酬低且工作得不到社會尊重,因此絕大部分年輕人在工作一年后就選擇離開,護理服務人員的缺口持續加大。對于養老行業而言,經營成本最高的是人力成本,企業也難以在支付高薪酬的同時維持正常經營。

★工作時間長

工作辛苦、不規律、風險高,也讓一些養老院存在招工難。李想以廚師這一工種舉例說,很多廚師寧愿在飯店少掙點也不愿到養老院來工作,“一般飯店只負責兩餐,而養老院要做三餐,早上5點多就得來上班,晚上7點多才能下班,一天工作時間很長。為此,很多養老院不得不采取輪班制,雇的廚師數量更是增加了。”他說。

★前期投資大

用工成本還只是養老機構運營成本中的一部分。想建養老院,得先拿地,拿地就得支付一筆土地出讓金;下一步建設施工,還得根據標準和要求給養老院內部配備專業的設施設備——這里面的每一項投資數目都不小。記者獲悉,即便是勁松七區里1100平方米的養老驛站,每年的房租也得有幾十萬元。

為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投資興辦社區養老服務驛站,去年5月,北京多部門發布了社區養老服務驛站運營扶持辦法,將根據驛站服務收費流量總和的一定比例給予資助補貼。

樣本

25%政府出資+75%市場化運營

公建民營新模式降成本

上個月,房山長陽一家名為“隨園”的養老中心開放。養老中心整體規劃占地5萬平方米,共有7棟樓,770張床位、475套房間。與其他養老院不同的是,這處養老院的床位有25%的床位由房山區民政局管理,發揮兜底保障作用,只有剩余的75%采用市場化運營。

但這并沒有影響養老院的配套設施水平。據介紹,園區內有超過35%的綠化景觀空間,規劃了健步園、悅舞園、康養園和益趣園四大功能景觀空間,整體占地1.6萬平方米。園內還設有閱讀視聽、棋牌運動、書畫音律等20余個功能空間。外部環境方面,除了緊鄰地鐵方便家屬探望外,5公里范圍內配套有房山區良鄉醫院,30分鐘左右車程可到達天壇醫院等。

但這家養老院并沒有掛出來幾萬元的價位。目前面向社會運營的人均綜合月費5700元起,包括房費、餐費、服務費。如果需要護理服務,再額外承擔相關費用。

換做其他養老院,開出這個價位很可能導致無法運營。之所以隨園能夠維持運營,是因為這處養老機構采用了全新的公建民營模式。這是北京市場上少有的大體量政企合作、公建民營式養老項目:由政府出資建設、裝修完成,交付北京萬科運營;萬科在此項目上投入一部分資金進行二次裝修改造,但并不具有項目所有權,只有經營權。

北京萬科養老合伙人張銀介紹,北京隨園養老中心25%的床位主要是發揮兜底保障作用,由政府決定可以入住的老人及費用價格;剩余的75%則由北京萬科進行社會化運作,用來彌補那25%的床位投入。“后期運營中,在同一護理等級,兩邊享受無差別的服務。”他說。

由于沒有前期投資建設的高投入,養老院總體運營成本大幅降低,老百姓承擔的費用也就相對較低。萬科集團高級副總裁劉肖說,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由政府提供養老場地,可減少民營企業前期投入,將更多的資金和精力放在提高養老服務的質量上。同時,部分床位供政府管理使用,也能保障低收入老人住得起、有得住。

像隨園這樣的高標準、中價位養老院未來能否越來越多?近日,國家發改委發布《普惠養老城企聯動專項行動實施方案(2019年修訂版)》,為普惠養老的“城企合作”提供了政策保障。

按照這一方案,國家通過中央預算內投資,支持和引導城市政府系統規劃建設養老服務體系。城市政府通過提供土地、規劃、融資、財稅、醫養結合、人才等全方位的政策支持包,企業提供普惠性養老服務包,向社會公開,接受監督。

這一方案敲定的基本原則之一就是普惠導向,即支持面向社會大眾的普惠性養老項目,為老年人群體提供成本可負擔、方便可及的養老服務。

記者獲悉,目前市發改委、市民政局已經在征集城企聯動普惠養老服務專項行動備選養老服務企業及儲備項目,符合條件的每張床位將可獲得2萬元標準的資金支持。

Copyright 2012-2013 上虞第一城市門戶網站 版權所有

鄭重聲明: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江苏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走势